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这才五月中旬,天气就已经热了起来,美女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换上了她们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夏装,街上的美腿已经开始晃人眼睛。

    宁海国际机场出口处。

    苏锐穿着一件红色的格子衬衫,衬衫下摆扎在合体的休闲裤中,显出挺拔的身材。他的右手拎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

    可是,与这副打扮不同的是,他正在气喘吁吁的追一个美女,一边抹着汗一边着急地说道:“嗨,美女,我都说你印堂发黑头顶胸罩了,你怎么就不听我解释呢?”

    这美女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几岁的样子,个子高挑,肌肤雪白,穿着一身波西米亚长裙,胸前的高耸极为吸引眼球,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体验一下那颤颤巍巍的手感。比她的身材更亮眼的是她的容貌,几乎美的无懈可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精致到了极点。

    她走在机场通道中,几乎集合了前后左右所有的目光,很是惊艳。

    闻言,美女转过脸来,冷冰冰的问道:“你说谁头顶凶兆?”

    正常人听苏锐这话,都以为是在咒自己,就算脾气再好也会不高兴,可是这冰美人又怎么会知道,苏锐的话语里包含了另外一层意思,音同意不同,华夏语言就是博大精深。

    苏锐的眼光从美女的胸前扫过:“当然是你啊,咱们相逢即是有缘,难得从美利坚回华夏还可以坐在头等舱邻座,这就是缘分啊,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坐坐聊聊天?我给你算算如何解除胸罩,不,凶兆……”

    美女的目光愈发冰冷。

    苏锐嘿嘿一笑:“就算不聊天也行,咱们互留个通讯方式吧。”

    这位美女对话唠的苏锐已经忍无可忍了,这一路上她无数次听到对方这样讲,简直有崩溃的冲动了。

    “如果你再纠缠我,我就让人把你丢到宁江里喂鱼!”美女冷冰冰地警告道,殊不知她这样的面无表情落在苏锐的眼中更是别具一番风情。

    “辣妹子啊,我更喜欢了!”对于美女的警告,苏锐丝毫不以为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自己只不过是多说了几句话,又不是犯了什么了不得的大错。

    苏锐刚说完,就感觉到小腹传来了一阵剧痛,原来那冰山美女已经转过身,送给苏锐一记极为凶狠的膝撞!

    “疼死我了!”苏锐疼的倒吸一口冷气,他捂着肚子弯着腰,对着美女的背影愤愤不平的说道,“呸,臭三八,拽什么拽,再往下撞五公分,老子就要断子绝孙了!”

    “不就是腿长了一点,胸部大了一点,长得漂亮了一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样就可以随便打人吗?有本事你再来打一次,我保证不把你的裙子拽掉……”苏锐蹲在地上碎碎念,看起来怨念无限。

    冰山美女显然听到了苏锐那不大悦耳的话,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便继续向前走去。

    在机场的出口,已经有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正等着她,一见到美女过来,两名身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看起来是保镖模样的男人连忙拉开车门,恭恭敬敬的把这位冰山美女请进去。

    “哎呦,看起来是黑社会的大小姐嘛,劳斯莱斯幻影,最少也得值七百多万。”苏锐砸吧着嘴从地上站起身来,哪里还有半点疼痛的模样。

    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苏锐钻进去,说道:“师傅,去必康药业。”

    “小伙子,看你像是个海归模样,去必康集团工作吗?那可是宁海有名的大企业啊,据说保安一个月的工资都能拿到八千多

第1/4页

下一页 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