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安然努力在时空长河中穿梭而行,她不知道方向在哪里,周围都是怪异的流光曲线,时间节点,空间陷阱;但她的本能仿佛又告诉她该怎么走,这大概就是小白龙所说的通道吧?

    时空长河里的通道,可不是现实意义上的那种可视的,有甬壁有保护的通道,局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来,那其实就是一堆繁复的曲线中某些特别的线,能引导你前行。

    人的灵魂来了这里,也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心思,亲人门派故友丈夫,哪有时间考虑这些,就只是一股劲的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个地方的时间也是紊乱的吧?

    终于有一天,安然发现她顺着走的曲线有了断头,她知道这就是小白龙留下的时空跳出点,精疲力竭的她也没有过多的考虑,只往前一冲,感觉周围一暗……

    好像,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脚?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感觉到身体内流动的满满的法力元气?

    然后,意识仿佛能透出体外,和周围的远山近水取得共鸣……

    她睁开眼……

    这是一间简陋的静室,除了身下的蒲团,空无一物……

    在这个宇宙中,有一个定律:

    如果是男人穿越了时空,当他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后,他的第一时间反应,一定是去摸摸裆下:还好,还好,还在,还在!再说其他!

    如果是女人,她的第一选择就一定是--镜子!

    急切之间哪里能找到镜子?安然干脆的施展了一个水镜术……还好,没有走样!至少时空穿梭后回到自己的身体,基本体貌特征还是没有变化的,

    而且,她留意到了一个事实,她根本就没出现夺舍那种鸠占鹊巢的情况发生,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仿佛就本应如此,这难道就是主意识对辅意识的绝对支配?

    她是个心智成-熟的,却不会急慌慌的走出去第一时间拥抱这个世界,而是继续留在静室中,努力适应这个身体,接受这个世界的基本信息。

    好消息是,他们事先对她穿梭来的大致境界判断是正确的,现在的她正处于初成元婴后的第五年,正在巩固元婴稳定的阶段,还没涉及之后的元婴期功法选择,修行方向判断上,这是个好消息,她终于有了可能,去走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路。

    槽点在门派上!

    她所在的宗门根本就不是轩辕!而是太上感应宗!也就是在她原有的世界中,三清还没分家时的宗门!

    在这个异度空间,历史在数万年前就开始走向了偏离,或者说,她原来的世界才是走向了偏离,而现在紧紧团结一致的太上感应宗才是真正符合修真历史潮流的?

    这个暂且不去管它,三清既然没分家,太上感应宗的实力自然是不用说的,那就相当于原来时空中鼎新界的无上道德真宗一样的存在,在现在的青空大世界,太上没有可以抗衡的敌人,一支独大!

    那么,轩辕剑派在哪里?

    安然搜遍脑海,也没有在现在的青空界域找到一个剑修门派,既然轩辕不存在了,三清也没分家,那自然也就不会再捣鼓出一个云顶剑宫……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这个时空竟然没有剑修传承?

    这样的改变有些大,大得安然都有些接受不了!

    没有轩辕,也就意味着没有崤山,没有内外剑之分,没有飞来峰闻广峰,也就没有一个外号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