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贱人,你竟敢背着本王偷人!”

    浑浑噩噩之中,一记手劲儿极大的巴掌扇在裴卿卿脸上,将她从晕乎中惊醒过来。

    睁开眼看到站在自己面前面色阴沉的慕玄凌,裴卿卿心头莫名一惊,脸颊上是火辣辣的疼,脑子里丧失了三秒钟的意识。

    “夫君你……”

    “住嘴!再敢唤本王夫君,本王剐了你这贱人的皮!”

    裴卿卿一句话来不及说完,便被慕玄凌吼了回去,他那狠厉厌恶的眼神,像是要当场掐死她一样。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是王妃,是王妃勾引属下的!”

    另一个男人突然出声,裴卿卿这才反应过来,床下面还趴着一个男人!

    一个赤.裸着上身,瑟瑟发抖的男人。

    裴卿卿赫然间瞪大了眼睛,心中蔓延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胡说八道!”裴卿卿本能的想反驳,她什么时候勾引男人了?

    “夫君你听我解释,我,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裴卿卿一边说一边急切的从床上爬起来,露出八个月的孕肚来。

    “贱妇,本王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吗?”慕玄凌一把,就掐住了她的下颚,力道之大,她都觉得骨头都要被捏碎了,“裴卿卿,你就这么下贱吗?怀着孽种都耐不住寂寞要找男人是吧?你真让本王恶心!”

    下颚的疼痛让裴卿卿说不出话来,疼的她连摇头都困难,一双清亮的眸中闪烁着焦急与惊慌的泪花。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夫君…咳咳……”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娇弱如微风的女儿声,走进来一个娇柔的病态美人,美人看着裴卿卿,面色尽是担忧和懊恼,“三妹,对不起,怪大姐没能拦住夫君。”

    裴蓉华话音一落,裴卿卿当即惊大了瞳孔,“大姐,你在说什么?”

    什么她没能拦住夫君?

    大姐这么说,不是,不是说她背着夫君…

    那一刻,望着面前美貌如兰的大姐,裴卿卿仿佛不认识她了一样。

    “夫君,三妹犯此大错,我亦难辞其咎,如果我能早些阻止三妹,或许,她就不会变得如此自甘堕落了,求夫君连我一起责罚吧,否则,我于心难安。”

    美人落泪,更是惹人怜爱,更何况还是个我见犹怜的病美人,梨花带雨,那叫一个温柔似水,是个男人见了,怕是都会忍不住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裴蓉华垂眸擦泪,可裴卿卿却清楚的看到了她眼角闪过得意的冷光。

    如果说到了现在,裴卿卿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她未免就太蠢了!

    她明明是喝了裴蓉华送来的安胎药,便觉得昏昏欲睡,结果一醒来,床边就多了个男人。

    “是你!裴蓉华,是你陷害我的!是你,是你在我的安胎药里下了药!是你害我的。”裴卿卿极为激动的就想去质问裴蓉华,可还没爬起来,就被慕玄凌一脚踢开。

    “贱妇!你自己下贱,还敢冤枉蓉华!”慕玄凌那厌恶至极的眼神,就像多看她一眼都脏了他的眼睛一样,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冰刀扎在裴卿卿的心上

第1/4页

下一页 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