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周光明闻言将手中剩下的馒头一股脑塞进了嘴里,把嘴巴给撑到极致。

    慌忙的伸手抓着盘子里馒头,一手一个。

    周天阔轻皱着眉头看着他行径道,“你干什么?”

    周光明抻着脖子,脸憋的通红将嘴里的馒头费劲的咽下去,将馒头护在胸前,低垂着头懦懦地说道,“给娘的。”

    “你小子倒是孝顺。”周天阔脸色忽然温和了许多道,“放下吧!你娘现在这样子根本吃不了。”

    周光明死死的护着馒头不放手,态度非常的坚决。

    周天阔颇有些无奈地说道,“放下,馒头冷了不好吃,等你娘醒了,给她做鸡蛋汤行吧!”

    “爹……”周光明怯怯地看着他细弱蚊声地说道,鼓起勇气又道,“不可以骗人。”

    “你是第一个敢质疑老子的人。”周天阔伸手想要摸摸他,而周光明被吓的躲开了他的手臂。

    周天阔讪讪地放下手,“放下馒头,我送你回去。”

    周光明听话的放下馒头,跟着他回了房间。

    周天阔看着炕上的女人此时安静的很,叮嘱了下周光明,便起身离开。

    *

    周天阔出了四合院,茫茫然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雪地里,白茫茫一片,茫然四顾,惶惶然的他却不知道如此难题该怎么解?

    笔挺的站着,自虐似的罚站,很快雪就在他身上落下厚厚的一层。

    “周天阔”来人看着如雪人似的他惊呼道,拉着他就朝自己的宿舍走去。

    “你成天的叫我疯子,我看你才是疯子。”他站在自己宿舍门口,使劲儿的拍打着周天阔身上的雪。

    周天阔冻的脸色煞白,哆嗦着嘴唇说道,“林希言同志,我的老哥哎!我倒真希望现在疯了才好。”

    林希言砰砰的跺着脚,并嘱咐周天阔道,“跺跺你的脚上的雪。”脚上厚厚的雪,扑扑掉了下来,拍打着自己身上的雪。

    林希言看着跺脚的周天阔,心里点点头,听话就好。

    林希言眼见着他脚上的雪差不多没了,拉着他推开门进了自己的宿舍。

    林希言从炕头柜上拿下两个垫子,放在炕桌的两边后才道,“快上炕,暖和一下。”

    周天阔摘掉狗皮帽子放在炕桌上,蹬掉脚上厚厚的靴子,盘膝坐在炕上。

    林希言走到书桌前,提着暖瓶拿着大茶缸倒了半茶缸水,放在他眼前的炕桌上道,“暖暖手吧!”微微摇头,拿起炕桌上湿漉漉的狗皮帽子,摘下自己的帽子一起挂在墙上的挂钩上。

    周天阔冻僵的双手捧着茶缸暮气沉沉地说道,“现在整个校区也只有你搭理我,我无缘无故的就特么的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站在雪地里,他都快成雪人了,都没人拉他一把。

    把他看得如瘟疫似的,避之唯恐不及。

    “这我也没干啥坏事啊!”周天阔一肚子委屈道。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