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周天阔与孟繁春顶风冒雪的一路急匆匆地赶回了医院。

    “什么时候结果能出来。”周天阔抹了一把脸上的雪着急地问道。

    “最迟也得明天吧!”孟繁春站在穿堂处跺着脚上的雪道,手也不停的拍打身上的雪。

    “不能快点儿吗?”周天阔顾不得身上的雪催促道。

    “老兄,我还有其他病人呢?不能只为专门为你服务吧!”孟繁春晃晃脑袋上的雪道。

    “我急着呢!你就帮帮忙。”周天阔走到他的前面展开双臂拦着他的去路道,“我今儿就在这儿等着了,你加班也得给我弄出来。”

    刘干事在屋里听见穿堂处有动静,就跑出来道,“周队长,孟医生,正好你们回来了,验血有结果了吗?”

    “只是抽了血,还没结果呢!”孟繁春看着刘干事拍了拍药箱说道。

    “那赶紧的,樊校长他们等着结果呢!”刘干事连忙催促道。

    “呵呵……”周天阔闻言乐道,“孟医生,这一次可不是我催你。”

    一句话将孟繁春噎了个半死,孟繁春黑白分明的双眸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轻哼一声道,“周大队长,你确定结果是你想要的。”看着他脸瞬间黑下来,心情舒畅多了,朝着刘干事微微一笑道,“刘干事去屋里等着,我马上去化验室验血。”

    “好!”刘干事闻言点了点头道,跟在孟繁春的身后进了院子。

    孟繁春去了化验室,刘干事则去了孟繁春的办公室等着。

    周天阔回过神儿来人都走了,也去了办公室和刘干事一起等结果,坐在长椅上心里默默祈祷老天开眼。

    对于鉴定血型这件事,孟繁春熟门熟路,很快结果就出来了。

    孟繁春拧着眉头拿着化验报告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本就狭小的办公室,挤进来三个裹成球又人高马大的男人,更显得局促。

    周天阔看着他进来,如弹簧似的立马从椅子上跳起来,抓着孟繁春的胳膊焦急地问道,“结果怎么样?”

    “从化验报告上来看,他确实是你的儿子。”孟繁春有些担心地看着他道。

    “不可能?”周天阔拒绝相信这事,指着他道,“你骗我的吧!”

    “我骗你干什么?你们一家三口都是o型血。”孟繁春抓着他的手直接把化验单拍到他手心儿里道,“自己看!”微微摇头道,“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周天阔颤抖着手捏了捏化验单,瞪大眼睛去看,待看清上面的字,摇着头,哆嗦着嘴,惊慌失措地说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们不是……不是……”

    刘干事见状语气生硬地说道,“周队长,这结果已经出来了,是与不是,你跟我去校长与z委那里解释一下吧!他们二位还等着你呢!”看周天阔的眼神虽然不是充满恶意,但已然没有刚才的和善。

    刘干事看向孟繁春道,“孟医生,麻烦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我也去?”孟繁春指指自己道,迟疑地说道,“我去不太合适吧!”瞥了一下身边的周天阔,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你还真的去,不然谁向领导说明一下,这验血单的情况。”刘干事的目光落在周天阔手中的化验单上。

  &n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