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孟繁春见状赶紧岔开了话题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孟繁春,是名医生。这位是我们校长,姓樊。”

    “樊校长,你好。”她清澈灵动的双眸看着樊校长,微笑着说道,声音有些粗算不上好听,可也比刚才破锣嗓子强多了。

    “你好。”樊校长眼底闪过一丝讶异,看着她举手投足间端的是落落大方,没有一点儿小家子气,比周天阔刚进部队可强多了。

    然后看着她的眼神多了一丝探究,她的外表与她的气质很有违和感,看着与她出身不符。

    “光明叫伯伯。”她转头看着周光明说道。

    “校长伯伯好。”周光明乖巧且嘴甜地叫道,脸上洋溢着可爱的笑容。

    “真乖,以后去找伯伯玩儿,伯伯那里有好吃的。”樊校长双眸慈爱地看着瘦弱单薄的他说道。

    这一路也不知道遭了多少的罪!

    “嗯!”周光明咧嘴一笑,重重地点头道。

    别看是个孩子,也是有察言观色的能力,起码谁对自己好看的出来。

    孟繁春看着站着樊校长立马说道,“樊校长,我们坐下说话。”

    “好好好!”樊校长点头应着走过去坐在了炕上,目光看向周天阔他们俩道,“你们也坐。”

    周天阔坐在八仙桌前的长凳上,黑着一张脸面向他们。

    而孟繁春则坐在了八仙桌一侧的长凳上,看着他们。

    “小同志,既然带着孩子找来了,一路上辛苦了。”樊校长语气和蔼地看着她说道。

    ‘小同志。’她闻言一愣,同志?多么久违的称呼,迎向樊校长才意识到这是叫自己呢!

    “不辛苦了,好在现在解放了,路上还算平安。”她忙不迭的说道,言语之间很是恭维,“感谢解放军让劳苦大众翻身做主人,是你们舍小家,为大家,换来这太平人间。”鸦羽般的睫毛轻轻一颤,羞赧地说道,“只是不知道光明他爹在哪儿,打听了不少时间。”

    周天阔低垂着头,遮住眼底的一丝厌恶,闻言撇撇嘴,说话就说话,能不能别带着爹。

    “小同志带着孩子这么辛苦才来,正好三天后,再举行一次婚礼,新式婚礼。”樊校长看着她温和地笑道。

    “校长?”周天阔如炸了毛似的猫似的叫道。

    “怎么了?”樊校长转头看向周天阔黑着脸问道。

    周天阔迎向他幽深的双眸,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说道,“不用了吧!都老夫老妻了。”

    “你不是说你们是封建包办婚姻,现在按新式婚礼再办一回。”樊校长凌厉地视线看着他说道,“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周天阔懦弱地说道。

    她闻言一脸的懵逼,这跟前世不一样,前世她可是撒泼耍赖,一哭二闹三上吊,才嫁给周天阔的。

    怎么不一样了,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情吗?

    虽然具体情况不了解,可眼见着马上要拍板定案了,她赶紧出声道,“等一下,是我和他的婚礼吗?”

    “对啊

第1/3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