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这是当然了。”周天阔立马保证道,毫不吝啬地说道,“但凡有我口吃的,就有光明的。”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周天阔欣喜若狂,和夏佩兰同志的婚事本以为今生无缘了,没想到峰回路转。而这突然冒出来的儿子,他看着也没那么讨厌了。

    “那你怎么办?”樊校长目光担心地看着花半枝道。

    “我有个不请之请。”花半枝捏了捏衣角,紧张地看着他们鼓足勇气道。

    “什么事?尽管说。”樊校长目光慈爱地看着她说道。

    “能让我多住两天吗?等我身上有力气了我就走。”花半枝低垂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娘,我不让你走。”周光明扑到花半枝身上急切地说道,死死的搂着她的腰。

    “校长伯伯,我不让娘走,求您了。”周光明眼眶里噙着泪看着樊校长说道。

    “这……”樊校长有些为难地看着他们俩,他们的部队性质特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留下的。

    周光明看着松开花半枝,跪在炕上猛磕头道,“校长伯伯,俺给您磕头了。”

    实诚的孩子磕的砰砰的,这有被子,好歹磕到被子上啊!

    花半枝扑到周光明身上将他搂进怀里,“傻孩子。”

    “校长伯伯,求你了。”周光明探出脑袋,满脸是泪的看着樊校长哀求说道。

    周天阔阴沉着脸,开口道,“你这孩子,别胡闹。”

    “哇……我不要娘走啊!”周光明被吓的哇哇大哭了起来。

    “别哭,别哭。”花半枝搂着周光明小声地说道,“以后有你爹照顾你。”

    “娘,俺不要你走,爹那么凶,他不喜欢俺……”周光明哭的嗓音都哑了。

    花半枝抱着周光明压抑的哭泣着,却比任何滔滔大哭更令人难过。

    一路相伴着历尽千辛万苦走过来,感情自然深厚,把他们硬生生的分开,确实不忍心。

    一时间房间内,充斥着两人的哭声,让三个大男人着了急。

    “闭嘴,不许哭。”周天阔腾的一下站起来冲着周光明他们俩个就吼道。

    “你凶什么凶?”樊校长皱着眉头怒瞪着他道。

    “校长,不是……这……”周天阔急的直跺脚,这叫什么事?

    “人家历经艰辛的把孩子给你带来,你不但不感激,她一个女人怎么在这世道上生活。你怎么能这么的铁石心肠。怎么说也是你小姨子,就这么让人家走了,你怎么当人家姐夫的。”孟繁春阴沉着脸,劈头盖脸地训了周天阔一顿。

    “你懂什么?这时候是该你烂好心的时候。”周天阔双眼瞪的如铜铃似的瞪着孟繁春怼道。

    孟繁春不甘示弱仰着下巴盯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我这不叫烂好心,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而你的行为就叫忘恩负义。”

    “好好好,我忘恩负义,有本事你给养着她啊!”周天阔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口无遮拦地说道。

    “你胡说什么?”孟繁春顿时急了眼朝他吼道。

第1/3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