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嗯!”孟繁春深邃的双眸看着樊校长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道,他知道该怎么做。

    “谢谢。”花半枝眼里含着泪水看着他们诚挚地感激道,坐在炕上的她,双手撑着炕,有些困难地弯腰感谢他们。

    “不用谢,接下来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樊校长看着她说道,微微眯起双眸突然又道,“花同志,怎么就走了半年,我们这里离关内很近的。”

    花半枝闻言心里一凛,真是片刻都不能放松啊!

    花半枝艰难的直起了腰,抬眼看着他老实的交代道,“我们先追到了雪城,然后又折回奉天。”

    樊校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抬眼看着她,语气温和地说道,“真是难为你了,部队一直没有固定下来,让你跟着东奔西跑的。”

    “不会,不会。能找到姐……”花半枝在周天阔的瞪视下故意说道,“能找到姐夫,再辛苦也值得,也对得起我姐的在天之灵。”

    樊校长心中的疑惑解的差不多了,目光转向孟繁春道,“对了,孟,既然花同志要去医院上班了,给她找些合适的衣物。”

    “知道了,我会找劳资科登记一下,让后勤准备整套的被褥、服装……等她去医院时,交给她。”孟繁春看着樊校长保证道。

    “那好!”樊校长起身道,居高临下地看着花半枝突然说道,“花同志这东北话说的挺流的。”眼底一抹精光一闪而过。

    “为了少受一些欺负,跟着当地人学的。”花半枝捂着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紧张地又说道,“学的有些不太像。”声音中带着丝丝乡音。

    “花同志,到了这里就像是到家一样,有困难就说,组织会给你解决的。”樊校长神色和缓地看着她说道。

    花半枝闻言眉头暂缓,这算是过了‘初试’了。

    “我可不可以要一把剪刀,还有针线。”花半枝眼神怯怯地看着他们心翼翼地说道,“孩子的衣服太大,我得给他改一改。”

    “原来是这事啊!简单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来。”孟繁春轻松地笑着说道。

    “还有就是我什么时候去医院。”花半枝纯净的目光中带着急切看着他们说道。

    “不着急等你病好利索了也不迟。”樊校长语气温和地安抚她道。

    “可是我……”花半枝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想说什么啊?”孟繁春好奇地问道。

    “花同志,有什么就说,不需要吞吞吐吐的。”樊校长耐着性子面色柔和地看着她说道。

    孟繁春见她手揉搓着棉袄的兜,纠结为难的样子,眼底划过一抹亮光猜测地说道,“是没有钱吗?”

    花半枝神色有些难为情地看着他们点了点头,“嗯!”

    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没办法一路讨饭过来的。

    “这简单,劳资科先支一个月的工资给你。”樊校长爽快地说道,“还有什么难处一并说了。”

    “没了,没了。”花半枝赶紧摆摆手道。

    “没了的话那我们就走了。”樊校长站起来道。

    周天阔麻溜的站起来,“你们忙,我先走了。”抬脚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