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咱们医院的院长就是那边过来的,秦凯瑟,人称外科手术一把刀。”孟繁春看着他们俩笑意深长地说道。

    花半枝听出了弦外之音,抛开出身不说,人家可是院长,掌握着医院里人员的生杀大权。

    “啊?”周光明瞪着忽灵灵的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叔叔,我们到底来到了什么地方。”

    “我们自己的地方啊!”花半枝捏捏他的鼻子,温柔地笑着说道,“无论谁在这里都得听解放军叔叔的话。”

    和通情达理的人说话就是舒服,光是做通有些的人的思想工作就够头疼的。有些人固执的如倔驴一般怎么都说不通。

    战士们还好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服不行,不服憋着。

    而这医院总不能一直让家属来承担护士的职责,得培养自己的班底。

    虽然满大街都是人,可这里政审严格,想进来可没那么容易。

    孟繁春对花半枝的好感蹭蹭直线上升,起码工作起来,不会因为某些因素产生偏见与争执。

    孟繁春眸光柔和地看着他们两个道,“离这里不远处的小学,晚上就变成扫盲班,晚上没事的话就去学吧!学生不少,你要早点儿去才能坐到前面,上课时间是每天晚上六点到八点,你可要好好的学。”

    “嗯!”花半枝点头应道,“那个我可以带着光明去吗?光明也到了该识字读书的年纪了。”

    “叔叔可以吗?”周光明晶莹清澈的双眸亮晶晶的希冀地看着孟繁春道。

    “保证不打扰别人。”孟繁春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和蔼地说道。

    “嗯!我会乖乖的。”周光明看着他点头如小鸡叨米似的。

    “去吧!”孟繁春看着他温柔的笑道,“等过了年,送你上学去。”

    “真的吗?”周光明闻言激动地看着他说道。

    “当然了。”孟繁春笑着点头道,“咱们这里刚成立的子弟小学。”

    “娘,听见了吗?”周光明抓着花半枝的胳膊,开心的恨不得跳起来。

    “听见了,我们光明背上书包上学去喽!”花半枝搂着他轻笑道,“我们光明要像你爹和叔叔一样,好好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孟繁春闻言黑眸闪了闪,眼底闪过一丝欣喜,看样子不用担心他们母子俩不能在这里站稳脚跟了。

    人家自己头脑清楚,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立住了。

    周天阔那家伙,有你后悔的时候,哼!我等着!

    孟繁春拍了下腿站起来看着他们俩笑道,“好了,你们忙活吧!整理一下内务,明儿一早开始工作。”

    “多亏你的帮助,不然我准摸不着北,真是谢谢你。”花半枝站起来看着他说道。

    “不客气。”孟繁春目光看着花半枝鼓励道,“好好工作,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嗯!”花半枝重重地点头,随后又不客气地问道,“我还需要一些生活用品,需要去哪里买。”

    “这个学校有服务社,有什么需要你说出来,我正好去买给你捎回来。”孟繁春热心地说道。



第1/3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