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花半枝将蛤喇油放回了八仙桌上,指着桌上鹤立鸡群的一个巴掌高的抱拳粗的铁皮圆盒子道,“这个是什么?”

    “你不是要洗澡吗?这是洗头用的洗发粉,咱们国家自己生产的。”孟繁春打开盖子道,热情的介绍道,“味道很香,而且还好用。”

    “可这也贵吧?”花半枝看着他手里的冷香牌的洗发粉,虽然这些都是必备品,起码现在不是自己负担的起的。

    “贵一点儿,但不可或缺。”孟繁春非常爽利地说道,“算我借你的,你慢慢还好了。”

    “好!”花半枝痛快的应道,反正她现在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

    说起来虱子,花半枝感觉头上痒的很,不行得赶紧洗澡去。

    虽然她因为这两天夜里修炼,体内有了些许魔力后,尽快的默念清洁咒语,杀死那些四处作乱的虱子,还是洗洗澡更安心。

    “请问,我们现在去洗澡可以吗?”花半枝迫不及待地问道。

    “当然。”孟繁春点头道,“这些正好派上用场,你们拿好洗澡用具,我现在就领你们过去。”

    花半枝将毛巾,牙刷、茶缸、洗发粉、牙粉都放进了脸盆里,端起来,抬眼看着他道,“我们可以走了。”

    孟繁春领着他们又进了校区的澡堂子。

    花半枝弯腰将脸盆递给了周光明道,“你自己进去洗,可以吗?”

    “你带着光明一起进去洗不就得了,干嘛让孩子自己洗。”孟繁春不解地看着花半枝眨眨眼道,“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

    “我……”花半枝迟疑地看着他,这事跟他说不清。

    “娘,我可以自己洗。”周光明懂事地说道。

    “你自己哪儿洗的干净,乖,跟你娘进去。”孟繁春微微弯腰看着周光明道。

    该怎么说服孟繁春呢!得找个他无法拒绝的理由,花半枝眼波流转,忽然一亮,上前一步靠近孟繁春道,“孟医生我怕吓着孩子了。”

    “这话说的,洗个澡而已,哪儿吓着……”孟繁春话没说完,就看见花半枝指指自己的后背。

    孟繁春这才忽然想起来,她后背上那密密麻麻的鞭痕,成人还吓一跳,更别说是孩子了。

    “孟叔叔陪我洗不就好了。”周光明仰着小脸,眼巴巴地看着孟繁春道。

    孟繁春脸色一僵,黑白分明的双眸转了转道,“我昨儿刚洗过,我进去指导你洗好了。”说着拉着光明进了男澡堂。

    难得冬日无风,花半枝则站在外面晒太阳,大上午的也没人来洗澡,她索性拆了辫子,从兜里拿出篦子梳头。

    篦子,非常密的梳子。

    这是不可缺的生活用品,与现在的生活息息相关。

    因为梳子密可以将头上的虱子给‘刮’下来。

    虽然这个治标不治本,但没有办法。地处北方,家家户户睡一铺大炕,虽然其乐融融,可真没有洗澡的地方。一年里,也就夏天会去河边洗澡,镇子上唯一的澡堂子只有两个浴盆,过年想洗个澡,得从早晨就开始排队。等得人好不耐烦,索性不洗了。

    于是那个小动物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