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罗美兰和卓尔雅被‘训’的尴尬地抬起头看着孟繁春讪讪一笑道,“孟医生,打饭啊!”

    “孟医生(孟叔叔)”花半枝与周光明两人站了起来。

    “坐坐!”孟繁春看着突然站起来的两人赶紧说道,紧接着又说道,“你们继续,我去打饭了。”话落抬脚朝食堂打饭口走去,打好饭菜,回来时途径她们点头示意,眨眼间消失在了饭堂。

    吃完饭天此时彻底的黑了下来,卓尔雅拿上书和手电筒看向花半枝他们两个道,“收拾好了吧!走,咱们上课去。”

    “哦!”花半枝拿上铅笔和写字本带上周光明跟在卓尔雅身后出了医院。

    沿着黄土路,走了大约十多分钟,豁然开朗,眼前是一座外表很不起眼的小学。

    在花半枝眼里灰扑扑的,但是在其他眼里已经很气派了。

    来扫盲班的人不少,大家都向里面走,男人都规规矩矩的拿着笔记簿和钢笔。

    而来扫盲班的妇女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大都拿着家伙什,例如:针线笸箩,缝鞋垫、织毛衣、纳鞋底的……反正手里闲不住。

    至于识字,记不记得住那只有天知道了。

    一心二用那是一点儿也不耽误事!

    卓尔雅拿着手电筒,四下晃着,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学校。

    花半枝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学校大致的样子。

    进入大门就是一个巨大的操场,红砖瓦房的教室围着操场建了三面。

    其中一排教室里亮如白昼,卓尔雅将花半枝和周光明送到一间教室,看着里面的人已经坐了七七八八,“哎!咱还是来晚了。”

    “我坐后面好了。”花半枝不以为意地说道拉着向后面走去,靠着墙坐在了角落里。

    教室宽敞明亮,花半枝目测了一下,一间教室大约坐三十来人。

    桌椅板凳都是新,桌子像是加宽版的长条凳,没有油漆,也没有刷桐油,原始状态,但打磨的非常的光滑,没有毛刺。

    屋子里虽然生着炉子,可也挡不住冷。

    “这里还不错,没有靠着后门,不然风钻进来,冷的手无法写字。”卓尔雅跟着走过来看着他们母子俩点点头道,紧接着又道,“你们在这里吧!我在隔壁屋,放学后咱们一起走。”

    “啊?”周光明瞪着忽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惊讶地问道,“卓阿姨你不教我们吗?”

    “我去隔壁教他们认字,这个班有老师的。”卓尔雅看着他们两个小声地说道,“乖乖上课。”

    “嗯!”花半枝点点头道。

    “我走了。”话落卓尔雅转身离开。

    花半枝和周光明目送她离开,才收回视线。

    花半枝从兜里掏出田字格本和铅笔,放在了周光明眼前。

    花半枝单手托腮百无聊赖地看着教室里的各色人等。

    教室里高声喧哗跟菜市场一样吵杂,边唠嗑、边忙着手里的活计。

    从她们的聊天内容来看

第1/3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