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林希言视线落在花半枝身上,温和淡然地开口道,“请新来的同学自我介绍一下。”眼底一抹审视一闪而过,他可没有忽视她刚才的眼神,与屋子里其他人不一样,双眸纯净如溪水,清澈见底,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让人捉摸不透。

    教室里的人目光齐刷刷地转头看向后面。

    花半枝微微收敛起心神,站了起来,对着他礼貌的一笑微微欠身道,“我叫花半枝,林老师好,大家好,以后请多指教。”

    在花半枝站起来那一刻,身旁的周光明也慌乱地蹭的一下站起来。

    花半枝握着周光明的手,垂眸看着他微微一笑温柔地说道,“别紧张。”

    周光明被这么多人看着,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叫周……”

    花半枝抬起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周光明捏了下拳头,缓解了紧张,看着林希言道,“我叫光明,请多指教。我会很乖的,不会打扰你们的。”仿佛想起什么,匆匆的鞠躬,坐了下来。

    在场的人会心一笑,对可爱又乖巧的孩子没有什么抵抗力,允许小家伙待在这里。

    如果说花半枝中规中矩的自我介绍并没有引起林希言特别的关注,那么周光明介绍完自己后,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让他的目光在花半枝身上停顿了一下。

    军装穿着她的身上空空荡荡的,明明个头在人群中鹤立鸡群,人却显得娇小的很。

    皮肤黝黑粗糙,五官看上去平平无奇,但细看下来却十分精致,细雅的双眉清淡雅致,犹如阳春三月河畔微微浮动的杨柳。?长睫轻轻如扑扇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灯光下一双漆黑的眼眸犹如明耀的瞳石一般璀璨芳华。

    林希言看得出来,花半枝对周光明的影响很大。单单只是拍了下肩膀就让他迅速的缓解了紧张。

    同时林希言也看出来,在座的人并没有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名字而联想到近日令人聚焦的事件中。

    实在他们俩太没有存在感了,虽然起初是人们口中的谈资,可也对不上号!

    而现在大家反而对周大队长什么时候能和夏佩兰结婚更感兴趣。

    “在上课之前,有些事情还是要再说明一下,请大家重视起来。”林希言温雅一笑道,“我们这个识字班为期三个月,识字量达到2000以上,考试成绩过关后,会颁发《脱盲证书》。”

    在场的人对2000个字其实都没有具体的概念。

    对比一下,以现在小学语文课本,每年识字量有800字左右,低年级识字量大一些,高年级识字量少一些,读完小学六年,可认识常用汉字5000个左右。

    这么对比起来,三个月之内要学习2000个字,这任务量可是够大的。

    林希言从土黄色的挎包里,掏出一本小册子走到靠窗户的第一排桌子前,交给了其中一名妇女,“刘虎妞同学,麻烦你将这个识字课本,传给花半枝同学。”

    “是!”刘虎妞声音洪亮地说道,双手接过课本转身传给了第二排的同学。

    最终传给了花半枝。

    花半枝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与他居然叫得出她的名字。

    只有三个月短期课时,老实说讲完后各奔东西,记不记得住名字,真没人说什么?

    

第1/3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