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零俏花媳

秋味

> 五零俏花媳

第37章 难怪 [2]

上一页目 录下一章

    最终传给了花半枝。

    花半枝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与他居然叫得出她的名字。

    只有三个月短期课时,老实说讲完后各奔东西,记不记得住名字,真没人说什么?

    花半枝垂下眼眸看着手上的识字课本,很薄,只有干巴巴的字,还是繁体字。

    没有插画,没有拼音,一个个方块字,就这么死记硬背,能结业可真不容易。

    这要怎么讲?花半枝抬眼看向了讲台,林希言写了二十个字,昨天教的十个,和今天要学的十个字用粉笔写在了黑板上。

    好字!林希言写的是正楷,花半枝从他运笔,行笔就看得出来,练过的。

    见字如见人,人正则字正,形体方正,雄壮、厚重,笔画平直。

    笔刚劲峻拔,笔画方润整齐,结体开朗爽健。

    一行字写出来,错落有致,却又一直在一条线上,如是则行气自然贯串,望之如串串珍珠项链,神采飞扬。

    “我们先复习一下昨天学的字……”

    林希言话音一落,此起彼伏的哀叹声响了起来。

    不用说肯定没记住了,成年人不识字,是社会环境、家庭环境造成的。

    战乱年月,朝不保夕的谁有心情和精力去认字,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现在虽然解放了,可成年人却不能像小学生心无旁骛的坐在教室里识字。

    成年人为家庭,为工作,每天忙的脚不沾地,哪有时间静下心来识字。

    林希言见状轻轻的扯唇一笑,温声开口鼓励道,“没关系,我们慢慢来,我给大家提示。”

    所谓的提示,都是大家身边所能见到的物品,跟猜谜似的。

    讲的生动有趣,一点儿也不枯燥。且他的声音婉转动听,抑扬顿挫,非常的吸引人。

    最重要的是花半枝在他的脸上没有发现任何的不耐和轻视与嘲笑。

    林希言不厌其烦的教了一遍又一遍,下面的人学的也很认真,面对着人家的态度也不敢辜负了。

    仿佛不好好学,就罪大恶极似的。

    当然他那张脸,还是极具杀伤力的,在一片糙老爷们中,有这么一个斯文优雅,有礼的人自然被大家推崇了。

    爱美之人心,人皆有之,花半枝好像理解教室里大姑娘小媳妇,这么老实刻苦学习了。

    课间时间对于她们这些女人的调戏,林希言一本正经的笑着婉言拒绝,还让人生不出一点儿气来。

    结了婚的女人,这什么话都说的出口,尤其是硬给他保媒拉纤的,拒绝的姿态摆的很明显,依然故我,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结果他依然好好脾气的,保持着风度。

    其实不用他说话,在场的其他女人就替他说话。

    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啦!别做白日梦啦,说着说着,就杠了起来。

    场面立马安静下来,摆正学习态度。

    花半枝嘴角微微翘起,聪明的做法。

    当然这些人话也不敢太过了,万一把这么好脾气的先生给吓跑了,就没人教她们认字了。

    两个小时眨眼间就过了,花半枝看着讲台上的林希言偷偷松口气,穿戴整齐了是拔腿就走,一分钟也不多留。

    那落荒而逃的样子,让花半枝摇着头莞尔一笑。

上一页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