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天气太冷,花半枝时不时的让周光明起来跑两圈,真是取暖基本靠抖。

    这小家伙倔的怎么说都不肯先回屋,到了陌生的环境,周光明的惶恐不安,只有待在熟人身边才感到安全,所以才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周光明一抬眼就看着花半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娘,您看着我做什么?”

    “你不冷啊!”花半枝轻轻眨了下眼,看着他问道。

    “不冷!”周光明扔掉手里的树枝,故作轻松地说道。

    “不冷?手冻的如胡萝卜似的,还是不冷。”花半枝抬起胳膊,看着他道,“照我的样子,先暖和一下。”

    “哦!”周光明赶紧将两只手揣进袄袖子里,冰冷的手,冻的他一哆嗦。

    花半枝见状不厚道的笑了,“还说不冷。”

    “一会儿就暖和了。”周光明憨憨的一笑道。

    “傻小子。”花半枝眼神温柔宠溺地看着他道,这脾气真是倔。

    “娘,您洗完瓶子了。”周光明看着地方的木盆里的瓶子道。

    “洗完了。”花半枝点点头道,感觉手指有了知觉,端起洗干净瓶子的木盆道,“走,咱们去前院交差。”

    “嗯!”周光明也抽出了手,将识字卡片装进了兜里,将剩余的纸盒子抱在怀里,就连剪下来的边角料都没有放过揣进兜里。

    花半枝看着他一番作为惊讶地说道,“真乖,不乱扔垃圾。”

    “娘不是的,这些边角料足够写一行字了。”周光明仰起头看着花半枝认真地说道,“而且写完字还可以烧火。”

    花半枝闻言愣在当场,呆呆地看着周光明。小家伙真是给她提了醒,她的思考问题的方式,与现在的人差异太大了。

    现在的人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花半枝看来实则荒谬。

    “娘,走了。”周光明抬头看着她眨眨盈满笑意的双眸道。

    花半枝回过神儿来,垂眸看着笑了笑道,“走。”

    两人走到了前院,医院是三进的四合院改建的,前院四四方方,正房、厢房宽敞、明亮,房前种植着高大笔直的白桦,此时光秃秃的,树下是石桌、石凳,正好供人休息。

    门框上订着木牌,让人一眼就知道房间的功能。

    花半枝找到了护士长箫华北,交给了她。

    箫华北为人看似严肃刻板,眼神却很温暖,看样子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

    箫华北弯着腰,板着脸认真的检查了一遍,一脸严肃地看着她,点点头道,“合格。”

    花半枝故作紧张地看着她,听到合格两字,松了口气,看着箫华北又问道,“还有什么活儿需要我干的。”

    “下午吧!现在该吃午饭了,下午将病号服洗一下。”箫华北看着她吩咐道。

    又洗衣服,花半枝垂下眼眸双手缩在袖子里捏了捏,冬天洗衣服是真受罪啊!

    得想个办法才行?

    花半枝抬眼看着她道,“箫护

第1/3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