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别觉得五块钱少,现在的购买力很低,一个成人在城里生活,一个八块钱足够用了。

    (这一时期货币混乱,四八年就发行了第一套人民币,面额较大,一百差不多能兑换一分算。为了行文方便这里统一货币单位了。)

    而周天阔是飞行员,他的工资高的很,所以这五块对他来说真的不多,可以说花半枝要的很良心了。

    周天阔痛快的答应道,“没问题。”

    花半枝在心里摇摇头,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还当自己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呢!到时候有你受的,上有老,下有小的,即便你职位高,工资丰厚。

    可也架不住日子艰难,等着救命的家人。

    估计到时候你也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还有,你见到光明的时候,你就是装也得对孩子和颜悦色的。别一脸嫌弃、厌恶的样子,瞎子都看得出来。”花半枝趁机说道。

    没想到前世的‘好’爸爸,今生变的这么厌恶光明。

    这就是她重新选择后,直接带来的后果吧!

    “行!”周天阔痛快地答应道,反正见面的机会少的很。

    “还有你爹娘如果来了,万一要把孙子带回去,我可不答应,你家庭内部的事情,你解决。”花半枝表情严肃地看着他道。

    周天阔有些惊讶地看着条理清晰的花半枝,跟刚才农村泼妇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花半枝从他脸上的表情猜测出来,冷冷一笑,话里清晰的透着暗嘲,“一个单身女人带着孩子,千里迢迢的从关内找到关外。不机灵点儿早就被人家给卖了。”

    周天阔闻言微微挑眉,对她有了重新的认识,抛开成见她还真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女人。

    花半枝双眸盯着他不客气地说道,“最后一点,把你刚才说的,白纸黑字的写下来。”

    “你别得寸进尺了。”周天阔暴脾气地说道,抬手指着天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更何况我是d员,怎么会欺骗你这个阶级姐妹呢!”

    花半枝闻言看着他微微浅笑道,“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们一拍两散。”

    “别,别,我写。”周天阔忙不迭地说道,生怕花半枝拒绝从孟繁春的办公桌上撕下一张开药方的纸,拿着放在墨水瓶里的插着的钢笔,刷刷的利落的写下刚才所谈的内容。

    周天阔拿起写好的‘协议’吹了吹,然后递给了花半枝道,“给你看看。”

    “我不识字,你还是念念,签上自己的名字好了。”花半枝勾起唇角微微一笑道,“相信你一个大男人不会骗一个不识字的女人吧!”

    “当然!”周天阔举起手中的‘协议’当着她的面快速的念了一遍。

    花半枝眉峰轻扬点点头道,“签字吧!”

    周天阔拿起钢笔利落的签上自己的大名,转身将‘协议’递给了花半枝,警告道,“希望你们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花半枝脸上扬起一抹冷冷地笑意道,“周天阔同志,希望你别后悔。”

    “后悔?这辈子都不可能。”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