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你说的冠冕堂皇,也掩盖不了,你作为父亲不负责任的事实。”林希言鼓着腮帮子生气地说道,“我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亏你还为人师表呢!”

    “我怎么不负责任了,我每个月给孩子的生活费的。”周天阔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以为给孩子生活费就算是称职了。”林希言幽深地双眸盯着他道。

    “我养着他,已经够可以了,还想咋地!”周天阔瞪着铜铃般的眼睛道,“你别瞪我,我眼睛也不小。”赶紧又道,“咱们的工作有多忙,你不是不知道,见他的机会都少。而且我家佩兰又不是在家里坐着的,她也是有工作的。谁有时间照顾他。我们夫妻俩对他一点儿都不熟悉,可以说是陌生人,让他姨照顾他合情合理。”

    林希言对于他的强盗逻辑,林希言气的脸红脖子粗的看着他道,“你这是强词夺理。”

    “真不知道你生什么气?”周天阔挥挥手拍着自己的大腿道,“你在为她鸣不平吗?”

    “你怎么就知道人家嫁不出去。”林希言看着他得意的模样泼冷水道,“单身汉多的是。”

    “嗬……”周天阔轻扯唇角笑了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在世人眼里,这结过婚的女人很难再嫁的。”

    “这算什么狗屁规矩,都什么年代了,还立什么贞洁牌坊不成。”林希言气的拍拍炕桌道,“这才是封建糟粕,该破除的。”这动作温柔的很,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你怎么跟孟繁春一个调调。”周天阔笑着说道。

    “谁跟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一个调调。”林希言一脸嫌弃地说道。

    “即便你说这是封建糟粕,该破除,但是你想过没有,她是一个传统的女人明白吗?以夫为天,夫死从子,现在没有孩子,我把她姐的孩子给他,这血缘关系亲厚一层。我们这是各取所需,她这是养儿防老,明白吗?”周天阔自得的一笑道,“思想不是一天可以改变的,尤其是根深蒂固的思想。”轻笑出声道,“你可以去问她。”伸手道,“请!”

    “你这是歪理,不论男女都渴望爱与被爱这种情感诉求。除非她被伤的很深。”林希言非常感性地说道,“你真是混蛋,卑鄙。”

    “嘁……”周天阔白了他一眼道,“你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现在去找她说说看,说不定还怪你多管闲事。”末了冲他一笑道,“再说了,是你提醒我把孩子的事情解决的,认真说起来还要谢谢你。”

    一番话将林希言给噎了个半死,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合着你没错,都是我的错了。”

    周天阔嬉皮笑脸地说道,“别生气,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就是打抱不平,也得看人家领不领情。”嘚瑟地指指自己脑袋道,“这里不开窍,白费劲儿。”

    林希言眸光深沉,眼波轻扫周天阔突然笑了起来,“呵呵……”

    周天阔被他给笑的心里毛毛的,看着莫名其妙的他问道,“你笑什么?”

    林希言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脸上的笑意越发灿烂,“你知道识字卡片是谁提出的吗?”

    “不是你吗?”周天阔随口说道,紧接着又道,“你别说这识字卡片还效果还不错,最主要的话可以随身携带。”

    “这是你看不起的人提出的方法。”林希言晶莹剔透的双眸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是说她?”周天阔摇摇头道,“不可能。”

    “我骗你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