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王组长你怀疑谁都可以?包括我,都可以是你的怀疑对象,但你不能使得局面更加的混乱,这可能是敌人想要的结果。”吕校长食指重重地点着会议桌道,“一个精心布置的棋子,自杀式的暴露,可见敌人用心险恶啊!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王组长闻言双眸晦暗不明地看着他们,“意在研究或者是我们的团结,蛊惑人心。”

    “任何可能性都有!”樊书记看着他点头道。

    “别的都是猜想,需要加以验证。而现在最直接的就是航空燃油全没了,它现在还依赖进口,这样下来咱们损失也不小。”吕校长非常懊恼地说道。

    “对不起,这是我失职,是我的责任。我自请处罚。”陈大力身为保卫处长,这是他的失责。

    “你也别先揽责,该你的处罚不会少,现在尽快抓住潜藏的敌人,将功补过,戴罪立功。”樊书记目光犀利地看着陈大力说道。

    “是!”陈大力朗声应道。

    “航空燃油必须先保证飞行所用,咱们用于实验本身就是人家挤出来的,现在没了,这研究怎么办?”吕校长轻蹙着眉头道,“我只是觉得冒着暴露的危险,就干这些小事不合乎常理。咱们的研究说老实话和人家比差的太远了,不是我妄自菲薄,有必要偷吗?”目光看向樊书记道,“我强烈的认为敌人这么干,就是想让我们人人自危。”拍着桌子道,“把我们的学校搞乱,干扰正常的教学进度。”

    “老吕的分析不是没有道理啊!”樊书记放下手中的茶缸,看向王组长说道,“人人自危,同志之间互相猜疑,互相提防。”摊开手道,“那我们还搞什么大学吗?”黑着脸狠声说道,“我们自己就能把学校给搞垮了。”

    “看来此次事件,敌人真正的目的就是想破坏我们内部的团结。”吕校长看着他担心地说道,“别中了敌人的离间之计。”

    “你们说的我全都同意,可是我现在没有突破点啊!”王组长闻言面色纠结,为难地看着他们道,“我的人太少,我就是盯梢也盯不过来啊!新建的学校,漏洞时间太多了,就跟筛子似的,总得先划定范围吧!”

    樊书记敛眉沉思了片刻道,“这两天谁出过学校,跟外人接触过。”拍板定案道,“先从这些人中开始排查,你尽快拿出人员名单来。”

    “也只好这样了!”王组长无奈地说道。

    “大力,你全力配合王组长调查。”樊书记看着陈大力说道。

    “是!”陈大力挺直脊背声音洪亮地应道。

    “王组长,我有个不情之请。”樊书记看着王组长说道。

    “请说。”王组长抬眼看着樊书记道。

    “审查的时候,能不能外送内紧,别弄的人心不安,干扰到我们正常的工作。”樊书记看着他慎重地提醒道。

    “我会看着办的。”王组长斟酌了一下缓缓应道。

    这是樊书记能争取到最大的让步了,这事快把他给气死了,让老子逮着那混蛋,非突突了他不可。

    真正的科研专家都被保护了起来,可科研不是靠一两个人就研究成功的。即便专家能干,也不能干完全部的事情,人才的储备也不容忽视,且刻不容缓。

    如果这是最终目的的话,那么他们做到了,现在学校死寂一般,大声说话都不敢!

    &*&

    陈大力和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