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她?”樊书记好奇地问道,“你怀疑她?”

    “她在爆炸发生的那天一早就离开了。”王组长黑着脸非常严肃地说道,“时间太巧合,所以有理由怀疑。”

    “离开去哪儿了?”樊书记轻蹙了下眉头道,这个节骨点儿,确实令人生疑。

    “这个我知道,听我媳妇儿说,她和周光明一起离开,给她大姐迁坟了。”陈大力看着他一字一句地汇报道。

    “迁坟?”樊书记看着他紧皱着眉头道,“说说具体情况?”

    陈大力将从爱人齐二妹那里知道的情况说了一遍。

    “听起来合情合理,很正常。”樊书记看着他们俩轻点了下头道。

    “所以我才需要其他的佐证。”王组长抬眼看着他问道,“她刚来没有多少天,您跟她接触过,对她的印象如何?”

    “是阶级姐妹,为了安全,我与她老家所在地,当地政府沟通过。她所说的全部属实,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樊书记将自己知道的有关花半枝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轻叹一声道,“是个受了不少苦的姑娘。”

    “真没想到,又一个黄世仁,那些该死的地主老财,真该崩了他。”王组长闻言挥舞着手臂气愤地说道,细细琢磨了下道,“这么说来,咱们自家姐妹,应该没有问题了。”

    “也不能这么武断,既然她在排查名单内。那么公事公办,你还是问问与她接触过的人,有关她的情况。”樊书记看着他非常谨慎地说道,“不能存在侥幸心理。”

    “嗯!”王组长点点头道,对于校方全力配合非常的满意,接着起身道,“我这就去校医院找相关人员调查。”

    “等一下王组长我能问一下这名单上的人,你是根据何种原因将他们列在上面的吗?”樊书记看着他问道,尽管看到名单,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多少还是希望他自己多想了。

    “他们家庭多少都有些问题,是重点排查对象!”王组长眸色认真地看着他说道。

    樊书记闻言闭了闭眼,他就不该对他抱有希望,“王组长,上面对知识分子的政策,想必你比我了解。这两年对岸出了个人才计划,骗知识分子去港岛,有许多人去了之后,发现被骗,又回来了,我们依然委以重用。”

    王组长闻言眼前一亮道,“书记,你提供的线索非常的重要,说不定他们就是那时候受训,回来搞破坏的。”

    樊书记一脸错愕地看着他,随即提醒道,“新组建的学校,政审都是合格的。”

    “此一时彼一时,合格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王组长立马辩驳道。

    樊书记多一句嘴,真是反而弄巧成拙了,“我说的是政策,政策。”

    “樊书记我明白你的意思,政策是政策,可要真是犯了罪,什么政策都没用。”王组长看着他继续又道,“这只是怀疑对象,又没有因为罪证确凿而定罪。”振振有词地说道,“哦!不能因为有政策他们是知识分子就不查了吧!不是例行公事都不行吧!”

    一句话将樊书记给堵的哑口无言,他深吸几口气,沉着地看着他冷静地说道,“名单上的人可以约谈,但不能限制他们的自由。”眸光犀利地看着他说道,“我就这一点要求,除非你罪证确凿。”

    “外松内紧,我知道我会找人暗中盯梢的。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猎人的眼睛。”王组长双眸熠熠生辉非常自信地说道。

    “你打算怎么做?”樊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