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不客气,我也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的,这需要陈chu长多方查证才行。”林希言眼睛明澈严峻,像冬天的阳光、虽然明亮,却没有热力,反而闪着寒意。他也希望早日抓住这个藏在队伍里的内鬼。

    陈大力看着他又道,“不打扰你工作了,我们还得去询问其他人。”

    “你们在聊什么?”周天阔慢悠悠地走过来道。

    “你来的正好,我和王组长正要找你呢?”陈大力看着他立马说道。

    “王组长?”周天阔看着他身边高大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明了的点点头道,“找我干什么?”

    “例行公事,询问一下。”王组长看着他问道。

    周天阔在事发的时候有人证,自然是人看起来表面上没问题了。

    王组长对于周天阔与花半枝的事情不太清楚,所以陈大力当仁不让承担起询问的责任。

    “另外是关于你小姨子花……”

    陈大力的话还没有说完周天阔立马打断道,“我小姨子姓夏!希望陈处长明白。”

    陈大力被噎的轻咳两声,知道你嫌弃人家,可也不用这么直白吧!

    陈大力无语的摇摇头道,“就是花半枝,你对她了解有多少?”

    “没有多少,我跟她不熟?”周天阔回答的特别干脆道,双眸幽深地看着陈大力,“怎么你们怀疑花半枝和昨晚上的事情有关?”

    “等一下,周老师和花半枝他们俩有关系?”王组长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道,怎么好端端的周天阔又扯上了花半枝。

    “是这样的……”陈大力将两人的关系解释了一下。

    “哦!”王组长明白的点点头,有些意外的看着周天阔。

    周天阔被王组长看的有些尴尬,立马表明态度道,“我对她一点儿都不了解,抱歉不能说什么了?”

    “那她去给她姐迁坟的事情,你也不知道吧?”陈大力随口说道,将笔记本装进兜里。

    “等等迁坟?”周天阔目光如炬地看着他问道,“往哪里迁坟?”

    “具体的我不知道,但是她请了三天的假。”陈大力看着紧皱眉头的他道,“怎么有问题吗?”

    “她说过要把她姐葬在我老周家祖坟的,现在怎么个意思?”周天阔双眸跟鸷鸟的眼一样锐利,脸色阴沉沉地能滴下水。

    王组长闻言脸顿时黑如锅底,眸光深沉地看着他道,“你确定没搞错。”

    “当然不会弄错了,她说她姐生是周家人,死是周家的鬼,跟我谈……”周天阔突然住嘴,赶紧改口道,“反正死活要埋在周家的祖坟,从关内到关外三天可回不来。”说着说着,这暴脾气地他立马说道,“娘的,她真是敌人,老子现在就拿枪突突了她去。”

    “回来,你干什么?”林希言长臂一伸立马拉住他的胳膊道。

    “你拉我干什么?没听见陈chu长说什么吗?”周天阔火冒三丈地说道,“晚了就来不及了。”

    “你现在去找,人也早就跑没影了。”林希言眸光明亮且尖利的看着他道,“还没有弄清楚事实真相,就喊打喊杀的,你的理智呢!”

   &nb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