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这辈子我对她的偏见怕是改不过来了。我也不打算改。”周天阔看着他认真且固执地说道。

    “随你!”林希言松松肩道,他天然的看对方不顺眼,他也没有办法,凡是也不能勉强。

    “你说他们这例行公事,得问多少人啊?”周天阔眨眨眼好奇地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在他们眼里个个都有嫌疑。”林希言无奈地说道,“不过我们这些有问题的人,更有问题。”

    “呃……”周天阔看着他说道,“你看我不是也被问了,就像你说的人人都有嫌疑。”

    “你被问的原因是因为你跟花半枝的关系,我们之间有实质性的不同。就像你刚才说的天生的偏见改不过来。”林希言轻哼一声冷静地说道。

    这……周天阔在说什么话都没用,张了张嘴,最终又合上了。

    “不跟你聊了,快上课了。”林希言指指自己手腕上的表道,话落抬脚朝办公室走去。

    周天阔追着他唠叨道,“也不知道给咱上课的老大哥什么时候会来?”

    “听书记说快了!”林希言边走边说道,“他们的专家顾问不是已经来评估过了。”

    “早点儿来吧!最好训练机也能来,我有点儿迫不及待了。”周天阔激动地搓搓手道。

    林希言眼神温润地看着他,笑着微微摇头道,“这么想飞。”

    “当然了,天高任鸟飞嘛!还是在天上自在。”周天阔看着湛蓝的天空,双眸都闪闪发光。

    “那我要提醒你了,俄语如何了?到时候听不了课看你怎么办?”林希言好心地提醒他道。

    “啊?”周天阔的闻言笑脸立马垮了,“咱们不但担任教学任务,现在还得做学生,要累死了。”忽然捶了林希言肩头一下,“还是你有先见之明,跟留苏回来的人先学俄语。”

    这家伙真是手不释卷,什么时候都不忘了学习。

    “看你说的我好像很轻松的,我还担着扫盲班的课程。”林希言清澈如水般的目光看着他,浅笑出声道。

    “能者多劳嘛!”周天阔拍拍他的肩头道,随即又笑道,“至于俄语嘛?不怕,不怕,有翻译在。”

    “翻译?”林希言目光严厉地看着他,微微摇头道,“你等着挨训吧!”又认真地说道,“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三人成虎,这话一传就容易变味儿,还是原汁原味儿的好。”

    “知道了,我认真学还不行吗?”周天阔看着他老实地点点头道,“想不到,好不容易毕业了,又要重新重新坐回课堂。”

    “活到老,学到老。越学习越会觉得自己懂得少。”林希言又明又亮的双眸看着他道。

    周天阔乐的眉眼弯弯地看着他道,“希望我的俄语学的差不多了老大哥再来。”

    “哦!那你得抓紧时间学习。”林希言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严肃地说道,“人家可是说来就来了,哪里会等着你啊!”

    “我说笑呢!你也当真。”周天阔笑的直摇头道,紧接着又笑道,“希望咱们做的让老大哥满意。”

    “满意,怎么会不满意呢!”林希言双眸轻轻晃了晃,唇角缓缓坠了下去,一抹冷意闪现在的眼底,嘴上却道,“到了咱们这里都是贵宾待遇。绝对比他们在国内的待遇好。”
<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