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孟繁春上前检查了一下花半枝的手肘,察觉只是单纯的磕着了,宽慰她道,“没什么大碍,既然让你回来了,那就是没问题了,别担心。”

    “嗯!”花半枝看着他们老实地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假话,他们可以查。”

    “别激动,别激动。”卓尔雅抬眼看着情绪有些波动地花半枝道,“我就说要相信组织,一定会还你清白的,主动找他们说清楚了,现在不就是证明了。”

    “嗯嗯!”花半枝羞涩地笑了笑。

    “你们忙吧!我走了。”孟繁春看着她们说道。

    花半枝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卓尔雅看着她喊道。

    花半枝被她吼的给吓了一跳,懦懦地说道,“我送送孟医生。”

    “你被我老实的坐着。”卓尔雅加重手劲儿道,“他还用你送啊!这里他比你熟。”

    疼的花半枝不敢在有大的动作,抱歉地看着孟繁春。

    “不用,不用送我。”孟繁春语气温和地说道。

    卓尔雅目光看向周光明道,“光明替我们送送你孟叔叔。”

    周光明将孟繁春送了出去,回来站在花半枝面前担心地问道,“娘,疼吗?”

    “不疼。”花半枝眼神柔和地看着他道,“真的不疼,是你卓阿姨太大惊小怪了。”看着他太相信的眼神又道,“你跑的太快摔倒了疼吗?”

    “刚开始疼,后来就不疼了。”周光明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眼睛仔细想了想道。

    “那不就得了,我的情况跟你一样。”花半枝伸手揉揉他的小脑袋道。

    &*&

    卓尔雅给花半枝揉散了淤青,“好了,先回宿舍休息去,待会儿食堂开饭在叫你。”说着将卷起的袖子给她放了下来。

    “嗯!”花半枝点点头起身拉着周光明离开了护士站。

    卓尔雅在他们走后,直接去了孟繁春办公室,将从光明那里打听来的迁坟细节告诉了孟繁春。

    孟繁春闻言点点头,这与他在陈大力办公室门外听到的相差无几。

    “好了,我知道了。”孟繁春看着她点点头道,表扬道,“做的不错。”

    卓尔雅看着他犹豫了一下道,“那个,孟医生,以后不用这么紧盯着人家了吧!面对着她会不好意思。”

    “私人感情不可以掺和到工作中,记住你这是工作。”孟繁春忽然看着她严肃地说道。

    “可是她看着不像敌人。”卓尔雅小声地嘀咕道。

    孟繁春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说到底他们不是专业人士,不能要求她的心冷硬如石。

    花半枝的遭遇令人同情,相处下来人美好而善良,工作努力、学习刻苦,让干什么干什么?从不抱怨,谁不喜欢呢!

    孟繁春看着她无奈的一笑道,“从陈chu长目前询问的情况,对她是有利的。可以了吧!”

    “那太好了。”卓尔雅喜上眉梢道,“不打

第1/3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