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花半枝劈了一会儿柴火,便坐在木桩上,现在才有时间整理一下乱哄哄的脑袋。

    当然不是自己被查这件事,而是经过这么一闹,她想起来敌人是谁了。这家伙代号红狐,为人精明,心思缜密,狡猾如狐,不然也不会潜伏了六、七年了。

    在解放战争时就不停的向老蒋传递消息,造成不小的损失,这一次说白了就是闹为了人才,老蒋逃到弯弯不仅带走财力、物力,还带走了不少的专家、学者、教授。现在为了人才,毕竟航空航天大学为航天事业输送人才。

    不闹的你学校开不下去,人才流失,怎么会善罢甘心呢!

    没想到都解放了,他居然还看不清形势,继续祸害。

    此次事件只是开端,接下来他制造了意外事件谋杀了罗美兰的爱人秦凯翼,他在空气动力方面很有建树。

    害的美兰姐没了丈夫,肚子里宝宝没了爸爸。

    这救与不救是个难题,敌人肯定要抓他不能让他继续危害。

    但是秦凯翼该不该救,真是个难题,主要他是那边过来的,要知道往后三十年,血雨腥风。

    不知道会不会怪她,有种长痛不如短痛的感觉,把花半枝给愁的烦躁的挠挠头。

    唉……

    “娘这个字怎么念?”周光明坐在木墩上手里拿着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一抬头就看着花半枝在抓脑袋,“娘,您怎么了?”看着她好奇地问道,“挠头干什么?头痒了吗?”

    “嗯!”花半枝闻言应道,看了看柴火,“走,咱们洗澡去。”

    “好!”周光明点头应道,将放在她身边的斧头拿走放进了屋里,免得下雨被雨淋了,就要生锈了。

    被这么一打岔,周光明也忘了写在地上的字怎么念了。

    花半枝跟光明两人抬了一大箩筐的柴火放在了厨房指定的位置。

    向李师傅报备一声,两人拿上洗漱用具就去了澡堂。

    花半枝将洗脸盆递给了周光明道,“自己可以吗?”

    “娘我又不是第一次洗。”周光明仰着头看向她笑容灿烂地说道,“我会进去让叔叔帮我搓背的。”

    “乖!”花半枝揉揉他的脑袋道,“快进去吧!”

    “嗯!”周光明接过脸盆一抬眼看见不远处走过来的林希言,热情地打招呼道,“林老师!”

    林希言自然也看见了他们,眼底犹豫了一下,脚步慢了下来。

    “林老师,您也来洗澡啊?”周光明看着他手里端着的脸盆道。

    “是啊!”林希言神色如常地走到了他们面前,心里有些纳闷,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吗?眼波轻轻转了转,他们这是刚回来,所以不知道吧!

    “那正好我们一起。”周光明看着他开心地说道。

    林希言眼神温润地看着小家伙双手端着脸盆,声音柔和地说道,“一起?”抬眼看向花半枝道,“他不跟你吗?”

    “我是男子汉,可以自己洗的!”周光明笑着应道。

    “那小男子汉,我们进去吧!”林希言闻言

第1/3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