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该说的事情已经说完了,“不打扰你们了。”陈大力看着他们赶紧说道,“我走了。”

    “陈chu长慢走,不送。”孟繁春看着陈大力语气温和地说道。

    周光明举起手来说道,“陈叔叔,再见。”

    很明显是习惯,只是有些后悔了,并没有挥手,尴尬的举着。

    花半枝见状看着周光明眼底尽是笑意,这小子。

    眼神锐利的陈大力自然也看得出来,只是不会跟小孩子计较,微微弯腰看着周光明挥挥手道,“再见。”话落转身离开。

    周光明感受的出来他释放的善意,“陈叔叔好像也没那么坏!”

    “呵呵……”三人闻言笑了起来。

    花半枝目光温柔地看着他笑了笑道,“小傻瓜,你陈叔叔是抓坏人的,你没有干坏事,所以不用怕的。”

    “嗯!”周光明嘿嘿傻笑着点点头道。

    隆冬季节,花半枝和周光明四点一线的生活,柴院、食堂、宿舍、扫盲班。

    期间过元旦放一天假,花半枝都没出去,倒是卓尔雅带着光明出去收获了不少好吃的。

    大都是孟繁春与林希言还有别人见孩子可怜给的。

    如没有必要校医院的大门都不出,窝在校医院里,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断断续续地将背篓和篮子、行李箱给编好了。

    “怎么样?”花半枝背上背篓在周光明眼前晃了晃道。

    “这样好,上街买东西有地儿装了。”周光明看着她高兴地拍手道。

    “想不到你还真编成了。”卓尔雅看着她笑了笑道,“别说还挺好看的。”

    “尔雅你眼睛有问题吧!”程韵铃阴阳怪气地说道,“别睁着眼说瞎话。”

    “只要能装东西就好,我不在乎它的外表如何。”花半枝一语双光地说道,含沙射影地说道,“有些人外表再怎么好看,却一点儿都不实用。”

    显然程韵铃也听的出来她弦外之音,气哼哼的瞪着她,却不能傻乎乎的对号入座。

    卓尔雅微微摇头,这一个月时不时上演的戏码。

    起初她还担心花花吃亏呢!结果自己白担心了,人家怼的程韵铃一愣一愣的,气的她七窍生烟的。

    冬日里闲的卓尔雅看着她们打打嘴仗,也挺有意思的,反正也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程韵铃气的直跺着脚,“我回家了。”拿出自己的帆布袋,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走了。

    “回家?”花半枝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明儿不是星期天,她是京城胡同里长大的。”卓尔雅看着她说道,“上面有两个哥哥,家里最小的被娇养着长大的,娇气地很。”

    为了孟繁春这个男人,她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花半枝理解地点点头,难怪看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京城人士,天生的优越感,要是输给一个乡下来的无知村妇,得呕死了。

&nb

第1/3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