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林老师您得了什么病?”周光明满脸好奇地问道。

    “过敏,酒精过敏。”林希言看着他声音柔柔地说道。

    周光明闻言挠挠头,不太明白,“过敏什么意思?”

    “简言之就是我们林老师不能喝酒,一喝酒就成这样了。”孟繁春眼神柔和地看着周光明解释道。

    “哦!”周光明闻言点点头,看着林希言安慰道,“不喝酒就不喝酒吧!酒一点儿都不好喝,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喜欢。”

    “光明也喝过酒。”孟繁春好奇地问道。

    “爷爷蘸着筷子我尝过,好辣。”周光明一脸嫌弃地说道,末了还吐吐舌头,小手在嘴边挥挥。

    “小傻瓜。”孟繁春好笑地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道,“是爷们就得会喝酒。”瞥了一眼林希言道,“当然某些人不算。”眼底盈满笑意。

    这家伙,欺负人是吧!幼稚……

    “光明也在!”秦凯瑟挑开帘子走了进来道。

    “秦院长。”周光明看着秦凯瑟神色有些拘谨地说道。

    “林老师,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周光明看向孟繁春又道,“干爹,我走了。”转身朝外跑去。

    周光明挑开帘子回头看着病床上的林希言,俏皮地朝他眨眨眼。

    林希言错愕地看着他消失在眼前,嘴角堆满笑意,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小鬼,很会察言观色嘛!”

    “秦院长你吓和我干儿子了。”孟繁春看着她不满地说道。

    “我有那么吓人吗?”秦凯瑟看着他们说道。

    “可能因为你是领导的关系,光明对你天然惧怕。”林希言肯定地猜测道。

    “也许吧!”秦凯瑟耸耸肩道,“这是我去药房给抓的抗过敏药,记得按时吃,这次比较严重,过些日子过敏的症状就下去了。”

    “嗯!”林希言浑身难受的很,“好痒啊!”伸出手在靠近脸的那一刹那,想起小鬼的话,又放了下来,痒的恨不得捶床,却只能硬生生的熬着。

    “你怎么了?”秦凯瑟看着难受地紧攥着拳头捶床的家伙道。

    “没什么?”林希言若睫毛轻颤若无其事地说道,随即问道,“秦院长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你不怕别人异样的眼光,随时可以出院,脸上的红点可以让小孟给你制点儿外敷的中药。”秦凯瑟坐在办公桌前看向坐在病床边上的孟繁春道。

    “没问题!”孟繁春立马说道,“等我熬好药膏,给你送去。”

    “不用,不用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林希言一跃而起,晃晃脑袋,没那么晕了,呼吸也平稳了许多,心跳也不快的让他心慌。

    “幸亏救治及时,你喝的也少,不然你可没这么容易好。”秦凯瑟心有余悸地说道。

    “你就顶着这样一张脸去上课啊?”孟繁春看着他问道,“不怕吓着人啊!”

    “连光明都没吓着,还能吓着谁?”林希言轻轻一笑道,“再说了马上要放寒假了,学生们要走了。”随口问道,“你们呢?寒假打算怎么过?”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