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卓尔雅看了全程,震惊的不亚于周光明,坠入爱河的女人真恐怖,真是无法想象,她自认做不到她这一步。

    “你盯着我干什么?”坐在炕沿上的程韵铃看着卓尔雅说道,摸摸自己的脸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没有。”回过神儿来的卓尔雅摇摇头道。

    程韵铃也知道这样很突兀,他们震惊,自己也是做了很久的心里建设的,才豁出去的。

    程韵铃翻开解剖书,看了起来。

    既然她有心示好,别管处于何种原因。

    花半枝客套地说道,“我们没有打扰你看书吧!”

    “没有,没有。”程韵铃慌忙摇头道。

    “晚上就别看书了灯光暗,仔细眼睛。”卓尔雅看着她提醒道。

    “不看了,不看了,时间差不多了,该睡觉了。”程韵铃合上了书,心情大好的说道。

    端着脸盆准备洗漱的程韵铃居然还哼起了小曲,春季到来绿满窗,大姑娘窗下绣鸳鸯……

    花半枝不得不感慨,爱情的力量真伟大,让人痴,让人狂。

    看着程韵铃这样,她却越难过,深吸几口气才平复自己的心绪。

    拉着周光明一起洗漱后,拉灯上炕睡觉。

    “咦!今天不用值班吗?”花半枝头转向钻进被窝的她们俩道。

    “不用了,快放假了,以后这医院回更冷清。”卓尔雅双手反剪脑袋枕在上面道,“对了,放寒假你们有什么安排吗?”

    “我以医院为家。”花半枝随即说道。

    “我也不回家。”卓尔雅慢悠悠地说道。

    “你为什么不回家?”花半枝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道,“我属于无家可回,你则不同了,现在交通方便,不回家看看吗?”

    “时间太短了,我还晕车,还属于晕的厉害的一种,提及车我现在就反胃,为了不为难我自己,寒假就算了。我打算暑假回家,可以住的时候长一些。晕一次也值得。”卓尔雅摇头失笑道,“哦!韵铃是本地的,放假肯定回家。”

    “我也不回家。”程韵铃立马说道。

    “为什么?”卓尔雅问完哂笑道,“真是问了个傻问题?不回家肯定是为了某人呗!”

    “胡说什么?才不是呢?我要留在这里好好学习。”程韵铃冠冕堂皇地说道,“加强自己的业务能力。”

    “韵铃这理由非常的正当,但你猜我信不信。”卓尔雅笑着打趣道。

    “你信不信我不管,反正我信了。”程韵铃轻笑出声道,声音中透露着愉悦,心情好的很。

    卓尔雅察觉身旁的花半枝传来细碎的呼噜声,小声地说道,“嘘……小声点儿,他们好像睡了。”

    “真羡慕他们,睡的真快。”程韵铃言语之中非常的艳羡,“我怎么都睡不着。”

    “为了某人,我们程韵铃同志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卓尔雅翻身看着黑暗中的阴影道,鼓励她道,“革命儿女,你干脆挑明了不好了,这样天天防着这个,防着那个的,你防得完吗?”


第1/3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