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页

     书架存书签

    孟繁春闻着兔肉的香味儿,看着油脂滴在火焰上,火苗蹿的更加高,脸上却没有欣喜。

    “孟医生,来得正好,我烤好了。”花半枝看着他,温润的双眸盈满笑意道。

    “谁让生火的,你知不知道……”

    孟繁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身后紧随而来的程韵铃突兀地声音给打破了,“孟繁春你说你要工作让我不要打扰你,你就是这样工作的。”红着眼眶,眼泪在眼眶中打着璇,“我那么相信你,你这个骗子,大骗子。”指责他道,“你说过你不喜欢她的,为什么你们背着我见面。”

    花半枝赶紧解释道,“程韵铃同志,你误会了,误会了。光明只是想谢谢孟医生的三串糖葫芦才跑到医院叫他的。”

    程韵铃怒视着花半枝道,“你闭嘴,你利用小孩子来达到你龌蹉目的,你好卑鄙。”

    花半枝张了张嘴,最终合上了,盛怒中的女人不可理喻。

    被嫉妒冲昏头脑的女人,更加的无法沟通。

    花半枝直接拉着周光明就走,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你不准走,今儿不把话说清楚,你不准走。”程韵铃冲过去拦着花半枝与周光明的去路道。

    “好好,你别激动,我不走。”花半枝看着有些歇斯底里的程韵铃安抚道,“你们俩心平气和的谈,千万别激动,有事说事。”说着将周光明搂进怀里,捂着他的耳朵,将空间留给了孟繁春与程韵铃。

    “你们的事跟我点儿关系都没有。”花半枝表明态度道。

    “怎么没有关系,如果不是你的出现,他不会这么对我。”程韵铃气急败坏地说道,“都怪你。”

    这就没法说了,女人总是喜欢为难女人。

    “你闹够了没有?”孟繁春黑着脸看着程韵铃低声道。

    “你居然骂我,为了她你居然骂我。”程韵铃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道。

    喂喂!他一个字都没提到我,你可真会联想。花半枝在心里吐槽道。果然陷入爱河的女人智商是直线下降。

    “程韵铃同志,我的事情好像与你无关吧!”孟繁春面色冷峻地看着她说道。

    言外之意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

    程韵铃一脸受伤地看着他,他怎么能这么冷漠无情,“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你怎么能这么若无其事。”

    孟繁春缩在衣袖中的手紧紧的攥着,强迫自己不回应她,狠心地拒绝道,“程韵铃同志,请收回你的话,我就当没听到。”

    “自欺欺人是吧!”程韵铃直接朝他吼道,“我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行了吧!别缠着我可以吗?学校里那么多青年才俊随你挑选,你干嘛看上我。我不值得你喜欢懂吗?”孟繁春每说一个字,拳头就攥的更紧。

    花半枝能感觉到孟繁春的心在滴血,唉……这个傻小子。

    “值不值得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凭什么把我推给别人。”程韵铃上前一步看着他咄咄逼人地说道。

    孟繁春给吓退后一步,不耐烦地说道,“你很烦人耶!你懂不懂的什么叫自尊自爱,整天追着男人后面,好看吗?”

   

第1/2页

下一页 上一章目录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