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是团宠

青睐

> 农门恶女是团宠

第303章 老苏家的血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我瞎了眼被人陷害,苏家的酒方子毁我手里,不孝儿苏忠贤,没有脸跪在爹你坟头。”

    “但儿子今天能跪了,能跪了!”

    坟前的那个影子,抖动着肩膀匍匐在地:“爹在天有灵,你孙女草儿,比我这个废物有用,她,替你报仇了。”

    “商会查封了吕家酒铺,吕家酒铺倒了,魏伶儿偷了咱家的酒方子送给他,到头来他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法儿再拿咱们家的酒方子酿酒了。”

    “谁说老子是废物?不是!老子还有草儿,她是老子的亲闺女,也就是你的亲孙女儿,那丫头出息,咱干不成的事儿,她能成。”

    说着说着,苏忠贤趴在泥地上,又低声压抑的痛哭上了:“你儿子当初眼瞎,不孝啊,咱老苏家的血脉要断了……”

    看着苏忠贤匍匐在地,一身凄然悲恸,苏草心里也很难受,不自禁的鼻子一酸。

    但是听着听着,迷糊了!

    一会儿她是亲闺女,亲孙女儿,一会儿老苏家的血脉要断了。

    难道她不是老苏家的血脉吗?

    吕家酒铺被查封,再也不能拿他家的酒方子酿酒,他爹怕是高兴傻了,说话也语无伦次的。

    这大晚上,山林里湿气重,趴在泥地上别回头染上了病。

    苏草在他后边跪下来,在苏老爷子坟前磕了几个头。

    “爹,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去,改明儿带了香烛再来给爷爷上坟。”

    苏草轻手轻脚的,苏忠贤又沉浸在悲痛里,压根儿没有发现身后站了人。

    这会儿她突然出声,将苏忠贤吓了一跳,扭过身来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楚是苏草,惊得不轻。

    “草儿?你不是去县城了?怎么连夜又回来了?”

    苏忠贤用衣袖抹了两把脸:“姬公子身边那个黑脸护卫,说你有事儿要在县城多留一天,明儿才能从县里回来。”

    “事情办完,就回来了呀!”

    苏草搀扶他起身,往前面山道走:“我在玉龙郡漱芳斋给你买了一把折扇,那儿的扇子,是举人老爷用的,还在锦衣阁给你买了绸缎的衣裳,保管那料子沈伯伯也没穿过,你是咱们村头一个有的。”

    “回头你穿上那身衣裳,拿着那把折扇,在村子里溜一圈,你就是这杏花村头一号的大东家,大老爷,可风光着呢!”

    苏忠贤以前显摆,是因为怕人看不起。

    现如今因为草儿,这杏花村入了商会的不会得罪他,没入商会的恨不得跑来他家巴结他。

    再说他又和德高望重的徐郎中一起做种药材的买卖,在杏花村也算是有头有脸了,谁敢不识趣提以前他犯过案的旧事。

    他家闺女给他买了衣裳还有举子老爷用的折扇,苏忠贤感觉一身得劲儿,他拍拍胸脯。

    “老子不穿那衣裳,拿柄扇子也是大东家大老爷。”

    一转上山道,苏草指向在等着她的苹儿:“苹儿,快,叫声老爷给他听听。”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